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花蓮縣本土指標

花蓮所面臨之地理區隔、人力資源不均、環境生態、產業政策、人口老化外流問題、空間結構與土地使用、城鄉風貌西部化、醫療資源不均等各項問題,縣政團隊如何整合相關部會既有計畫資源面對花蓮各項發展議題,分期分階段調整縣政發展計畫,將是促進縣政發展與社區發展之永續化與在地化之關鍵。有關本縣所面臨的困境與問題分述於後:

•  地理區隔與人力資源不均:
本縣行政區域劃分為一市二鎮十鄉,行政轄區為台灣省最大縣分,土地狹長又因海岸山脈阻隔,社區分佈由海岸延伸至兩千餘公尺高山,一方面促成社區多元樣貌,但卻也造成行政輔導、管理人力配置不足不均的問題。再者,隨著國際化、資訊化的時代來臨,各種形式的變化與挑戰緊接而來,偏遠社區因所處地域限制,居民在辨識新文化、認知新知識、面對新的國家政策等能力不足,以致於無法適應社會資訊與國家政策之變動,不同社區人力資源的落差,也同時造成行政資源分配之不協調,或產生錦上添花之經費補助方式。

•  環境生態方面:
本縣自然環境差異大,環境敏感區受颱風、地震、土石崩塌等自然災害頻繁,環境整治的概念急需由「人定勝天」的想法轉為「道法自然」之整治概念,避免於不適人居之環境敏感區域過度開發;平原區部分則受到 50 年代綠色革命的影響,農地承受了過度的農藥和化學肥料,造成鄉村社區的生態浩劫,去生態化的水圳灌溉系統、野溪整治、人為開發的不當擴張,致使僅存的鄉村綠地、河岸、濕地、農田系統均難以維持生態系統之多樣性,期待六星計畫結合縣政無毒農業之推展,審慎思考此一生態環境與產業發展課題。

•  產業政策與人口課題:
產業東移政策促成和平水泥專業區、光華工業區、花蓮機場擴建、東部鐵路電氣化及雙軌化、台 11 線拓寬等基礎建設,產業東移政策施實結果仍維持三級產業(觀光事業)為主,工礦產業為輔的定位,農村人口因農業投資報酬率低,純粹的農業收入無法支持一家所需,農民被迫不定時間與與性質的兼差工作,農業休耕補助更促使農民放棄耕種,休耕後的農業蕭條不只是經濟上的危機,也是農村與農民續存危機。農業的蕭條、花蓮地處偏遠各項投資成本高難以吸引廠商投資,其他產業無法提供足夠就業機會等,各項因素直接或間接促成青壯年人口外移、既有人口結構老化、人口分配不均影響地區均衡發展等人口問題,如何將外流人口找回來,在既有的產業基礎之上建立在地就業機制,則是本計畫推動需由在地社區對症下藥之迫切課題。

•  空間結構與土地使用產生之資源分配課題:
本縣全縣都市化面積僅佔土總面積 2.7% ,卻容納全縣 76.% 的人口,大花蓮地區(花蓮市、吉安、新城)佔全縣總人口 59% ,海陸空交通運輸、行政、文化活動、醫療、工商服務、民生服務等各項基本服務機能亦集中於本區;東西寬約 3 -6 公里 、長達 150 公里 之花東縱谷,玉里雖為南區發展核心,但北區人口聚集、資源分配上亦佔優勢;區位條件造成山區與東海岸濱海地區邊陲化的現象,偏遠社區各項資源分配及產業經濟等議題又較平原城市化區域更為嚴重。

• 城鄉風貌樣版化:
城鄉風貌改造運動推動大量空間改造運動,但因過度仿製西部城鄉設計樣版,富有鄉村風味之城鎮被賦予都市化街燈、招牌等街道家具,喪失了鄉村特有的景觀。城鄉大型招牌看板醜化自然環境紋理、富歷史文化意涵之閒置空間再造面臨經營管理與都市銜接之困境,樣版化的城鄉風貌改造運動造成花蓮地區自明性的喪失。另一方面,以汽機車及都市生活為主要考量的鄉街計畫,亦逐漸抹滅步行、腳踏車在基本生活圈中所佔有的重要地位;以車輛為主的交通規劃,亦缺少對人類生活模式的尊重。

• 事故傷害、傳染病問題嚴重:
全台灣原住民人口數約四十萬人,其中近約百分之三十八居住於東台灣,花蓮縣占百分之二十(圖一)。就花蓮縣本地人口結構而言,原住民人口占約百分之二十五,同屬花蓮四大族群之一,再者原住民部落集中於鄉村地區,山地鄉原住民人口數占百分之九十以上,平地鄉排除都會地區之外,原住民人口比例亦占絕對多數。

山地部落原住民健康與台灣平均水平相去甚遠,以 2003 年人口生命統計數據分析,山地鄉男性原住民零歲平均餘命比全台灣地區男性零歲平均餘命少了 12.4 歲,女性少了 7.98 歲(表二),顯現國民因族群不同而出現嚴重的健康差距,原住民健康問題亟待深度關懷。健康與社區還境、居民生活態度與習慣、衛生知識與教育習習相關,關懷原住民健康,需要整體面向的考慮。

進一步舉傳染性疾病為例,以目前山地部落最嚴重的傳染病肺結核而言,花蓮是全國肺結核發生率最高的縣,而花蓮縣秀林鄉又是全台之最,秀林鄉肺結核發生率是台灣省平均值的 7.5 倍,其嚴重程度可見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