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健康城市概念介紹

1974年加拿大衛生福利部提出一份以社區發展的模式促進社區健康的報告(New Perspective on the Health of Canadians) (Lalonde, 1974)。此一報告內容強調,必須改善社會及環境條件甚於先進的醫學及就醫可近性,才能改進人口健康。該報告並建議設定全國健康目標且指定健康促進,是加拿大政府重要的新策略(Mittelmark, 1999:20)。此一概念於1976年經世界衛生組織應用,且宣布在全球推廣「健康城市」(Healthy Cities)公共政策,目前在歐美及亞洲等許多國家已進行實証方案(Duhl, 1996; Flynn, 1996)。台灣地區的在台北市、台南市及宜蘭縣近兩年來已陸續施行健康城市的行動方案。


「健康城市」的模式強調營造社區的能力,以提升及管理各種不同的健康促進計畫,或改善社區致勝的基本功能。例如,平等地接受教育、經濟安全、市民的社會聯結(social connectedness),以及支持健康目標的公共政策。透過這些計畫的執行可能涉及特殊的健康問題或人類發展(Mittelmark, 1999:5-6)。依據Hmcock及Duhl(1986)對健康城市的定義:「是一個具有持續創新和改善城市中的物理和社會環境,同時能強化及擴展社區資源,讓社區民眾彼此互動、相互支持,實行所有的生活功能,進而發揮彼此最大潛能的城市」。因此,健康城市是一種過程,而不是一種結果。也就是說,健康城市是指居民具有一定的共識,想去改善與健康有關的環境,而非單獨要求居民的健康達到某一特定水準。健康城市的概念是由WHO開始倡導的,WHO於「公元2000年全民健康的全球策略」一書中,將健康定義為「健康並不是一個單一清楚的目標,它是領導人們邁向進步發展的過程。一個健康的人表示他們有工作能力及有參與生活中社區的事物,而健康系統是指在家庭、教育機構、工作地點、公共場合、社區及健康相關機構都處於健康狀態,它同時也包含個人和家庭應採取主動態度去參與和解決他們自己的健康問題。Duhl (1995)也指出健康城市的意義在個人層次是指市民有成長及發展的權利,也有和平及免於恐懼的自由,並且對於影響生活的事務有控制權。在團體及社區層次是指個人在團體中工作時,可免於剝削、工作有意義並能產生信賴及合作的感覺。而在全球的層次上健康城市所關心的是世界資源的公平分配、生態限制的認知等。